查看: 16055|回复: 0

【阳泉说】盘点: 阳泉发生的几个灵异事件 (民间传说)

微阳泉 发表于 2017-11-19 10:1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阳泉市,隶属于山西省,古称“漾泉”。位于山西省东部,是一座新兴工业城市,狐狸整理了几个发生在阳泉的灵异事件,一起来看看吧。
% T0 q1 i' \! E: H1 r$ F
三院活尸事件
92年的老同志们,在大阳泉大洋坡知道的较多。3 ^2 q% O$ }/ F$ f. i
大阳泉村里一个姓杨的【有待考证,一个姓兰的讲述】,在工地干活,晚上回去让狗咬了一口,把狗打死回家,没当回事,结果过了几天发疯,在家点火,把自己烧了,送三院抢救,没救过来,死了。
2 s7 \! ^+ c& W. D家属过来闹,说有人害的云云,就把尸体停三院了。
+ `; [# k9 `7 V6 C/ B7 g那时候三院北边,有个别院,进去是宿舍,篮球场,姓杨的就放那边了。  Z: H1 H5 R+ G, i! I  r+ ?
有一个值班的看着,因为放几天就准备火化了,可就在那天晚上。0 K  i" R2 G+ k/ {
值班的迷迷糊糊看见一个人影从里面出来了,他就过去准备叫住盘问,结果一靠近差点把伙计吓死,是已经烧烂的老杨。老杨这伙计不含糊,估计生前就是个硬骨头。上去抱住值班的就啃,值班同志吓坏了,赶紧报警,后来警察来了,就封锁了,谁也不让进,据说后来又烧了一次,至于被咬的值班同志,对外说是也让狗咬了,全城准备开展轰轰烈烈的打狗行动。
6 T- ?0 y" j9 h" ^) G3 H, `0 a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。

2 Q( g7 q8 A  ~- p% [
义东沟三义庙闹鬼

! y; s5 L) f& X$ R1 g
这个三义庙,在阳泉应该,不。在全国都算排的上号,据说明朝就有了,现在还有出家人在内修行。3 ^6 W& p' R  r7 f$ ?$ c
是很早很有历史的一个地方。按理说,这个地方不应该有什么鬼怪作乱,但我车队的一个叫杨秀秀的,说了他姥姥遇到的一件事。在三义庙南边,顺着山路上去,有一个村,在铁道旁边,杨秀秀家就住着,他姥姥一辈子没进过几次市区,比较封建迷信,平时没事就去三义庙听老道儿们讲课。" T+ g/ a* `0 Q; y5 R: L" q
有一年大雨,杨秀秀哥哥回来路上没注意,骑车从坡上摔断腿了,摩托飞出去砸个稀碎,杨秀秀他姥姥想着流年不利,应该去庙里拜拜神,就到了三义庙。
3 K: E( ?+ n1 X8 K+ q3 T5 B+ Q那会有个老道姓吴。人们都叫吴老道吴老道,(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三义庙修行了。)杨秀秀他姥姥到了庙里,就问老吴,你说俺家外甥好好的摔断腿,是不是触犯啥了,你给算算。; h; U( P9 E: n- f
老吴虽然修行,但说实话应该是共产主义者,不太信这一套,但也开解了开解老人,大致就是些烧烧香拜拜神之类。. m. {" f' R3 k! j
老人毕竟年龄大,也不懂,又迷信,加上替孩子着急。
6 D7 b" X$ v) I7 r第二天奔市场,买了一堆金银元宝,黄纸,然后去三义庙牌楼上面的大殿给老君们烧了,心说,这么多元宝,我也够意思了,十好几块钱呀,保佑孩子早点好,以后你可得照顾着点我们家。那天吴老道不在,一个小道士正好看见,过来就炸毛了。拽住老太太问,你是不是疯了,拿给死人上供的东西给神烧??你脑子坏了??知道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,你这么干不怕遭报应!) l1 q" L/ n: t. s6 i
一堆话把杨秀秀奶奶也吓的不轻,说,那我该咋办啊。
! f3 @8 q7 g7 g! B7 G小道士说夜里十点以后你一个人来,带九根香,九根蜡,三双筷子,三个碗。打一壶酒。然后轻扣门三下,我就知道你来了,我给你开,这事不能让我师傅知道,不然麻烦!杨秀秀姥姥满口答应,赶紧去置办。夜里,夜深人静,那边一直也没灯,加上云遮月,天显得特别阴沉。5 O. H4 j- s+ S, i* a
老人咣咣咣轻轻敲了三下门,小道士还真来给开了门。7 H8 j' ?  u- P. B! z$ v: o
进了殿,按小道士吩咐,香,碗筷放好,酒倒满,道士说,一会看见啥,别害怕知道不??
7 U% f8 B  x. y5 K5 I$ K: b+ E杨秀秀姥姥说,知道知道,不就认个。“错”字没说出来,她就感觉屋里好像还有人,四面看了看,就他和小道士。忽然,一股热浪从上面传来,老太太抬头一看,几个泥塑神仙正咧着嘴冲笑。$ ]9 Z' g; @4 [6 }
哎呀我的妈。杨秀秀她姥姥嚎了一嗓子,吓晕过去了。第二天叫醒她的是吴老道,他问老太太,你这是干啥呢,来这跟太上老君喝酒来了?一晚上你儿子找不着你,真行!
9 w/ M. D4 C! L! D- }" O! c) I4 z杨秀秀他姥姥缓了缓说,那个,你徒弟呢,那个小道士呢,昨天晚上神仙显灵了,可吓死我了,呜呜-说着就开哭。
8 ?7 [/ ]. X( M& r5 u吴老道让他整蒙了,什么小道士,这庙里就仨人,你天天来,你不认识?
7 v0 v2 S! W% U- U- @7 l* }杨秀秀姥姥一听,不哭了,开始回想昨天遇到的事,然后讲给了吴老道。. n. N  m8 F& e; p% b/ e% Y
吴老道也很奇怪,这种上贡的事,他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人,可不可能了解,可这确实也没什么小道士啊?
% v# [" t' d3 l/ e: l4 j, P( ]8 L/ O后来这事,他和家人说,家人也觉得他因为担心外甥的事,去庙里喝多了。
% r9 T8 P- h# v( k7 E; q( P直到杨秀秀奶奶去世,嘴里还叨咕着,怎么就没人信呢?

$ d0 A4 s" o  j) A$ d  }" {
矿下鬼棺
) ^, H: h% g' D; G( K大家都知道,阳泉是煤炭大省。9 b! N2 x  _. m. ?
义井有个牛家峪村,有一个小煤矿,这个地方挨着西峪村挺近,风景还是不错的。
% ]1 |$ o* \* X3 z跟我说这个故事的朋友叫王建新。以前下过不少坑,后来改跑运输,因为他经历过一次事故,最好的一位朋友埋在了底下,从此他也就告别了这个高危行业。
在牛家峪这个矿,是一个不大的小矿,附近私挖乱采比较严重。4 G* f7 B! }/ }2 @& q
有一次地下作1业,挖到了一圈很厚的围岩,很奇怪,好在不是很深,老板一声令下,要拿自制雷管开路当时哪个矿都有自己制造的土炸弹,这个不算啥秘密6 ^& ~2 B9 R; M; Q; S: K
几个工人操作几小时,把矿口破开,一切顺利进行。: W  V4 S% w  ~0 }: [" e, M1 h
大概挖了一个月,有一天王建新在坑里,前面突然有工友喊挖到东西了。
! B9 T9 ^' p0 f这一嗓子喊了不少好奇的人去围观。- D; p6 R' Z% t0 p
露在外面的是一个角,摸一下。是铁的。已经绣了,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这是个啥,有个胆大的不耐烦,挖球出来再说,万一是好东西,咱们不是发财了?) i% @$ B) @; _. i# B6 L4 @; y4 K+ r
这个想法大家马上一致同意。七八个工友,轮流开凿,一直折腾到夜里九点多才整个刨出来。: H" N# g: w+ B* v& T0 a
这东西拉出来在大灯底下一照,竟然是个大铁盒子。
5 p- \- ~& W% M+ B长两米宽一米二,没锁没边,跟焊死了一样,衔接口打磨的异常平整,再加上多年埋在地下,锈迹斑斑,谁也不知道怎么打开。
7 u) J, A0 ]  ]  T老板听说挖出宝贝,也赶过来瞧热闹,还带了个啥古董专家,这要是挖出文物,可是一笔横财。专家围着转了半天,琢磨不透,敲打了几下,感觉里面空的,肯定有东西,又不敢贸然有进一步的打算。2 j/ B% @; Y/ i+ L: L9 I
一边的工友不耐烦了,说跟个棺材似得,有球研究,打开算球了,发财了一人分点不就行了。
1 E; |& A+ Z, y, L$ ], J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,大家都是卖苦力卖命的,赚钱的事肯定都积极,你一句,我一句,瞬时乱成一圈。
7 f+ O9 n! Q3 @' l# L" H“开开开!切开老子倒看看有甚了!”  c- z+ |( ]. \) X2 g3 H
老板也等不耐烦了,叫电工准备家伙事准备暴力开起。4 a! I6 g* g6 O/ H; ?7 C
刺啦啦了没半小时,这铁皮盒子被平整的切下去一层。
" E: ~% T6 S. z" G4 O& C2 L8 w工友,专家,老板齐刷刷紧张的朝里望,都祈祷有点啥宝贝。$ x+ K) u# p' ~7 T
“呸,草!”
7 m" g; A* I- [- n$ n  `老板骂了一句,扭头走了。
4 r, O# c( K; ~6 {' q* H“握草,晦气,死人啊,这都死多少年了。”
- F2 r" s7 B- @) q% e8 r+ ^9 k“用报案不?”
8 [/ a" x$ y- v$ R4 z) @; B“报求了。这不知道谁家棺材,还是铁皮做的,真油了。”: s* E: o. |: e/ h8 X* I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开展了激烈辩论后来,老板发话,找个地方扔了,谁传出去矿里挖出死人的事弄死谁。
9 m' X) H; v5 `- A% E* Q5 n安排处理后事的人分配给了司机老张,矿工小杨。: f; c( F0 S& J4 c' }& n/ U* C
老张把铁皮棺材拉车上,准备到西峪山沟里埋了,可不知怎么的,半夜开始下雨,车走一半没法走了。) v! _8 H+ g: V( a' q; Q1 e) l. `
俩人就在车里避雨,打盹,反正这荒山野岭的,谁也不来,明天早上雨停了干活也不急。俩人睡得迷迷糊糊,听见砰砰砰的声音,一开始都没在意,想着雨打车顶的声音,或者掉了几个雹子,结果声越来越大,桄榔桄榔的,就在耳朵后面。; ?" P  f  Z& ^- B! ~
老张不耐烦的朝身后一看。
0 }6 n$ s0 x' D( w3 Y5 [瞬时吓的没尿了裤子。3 Y, l1 l: ^; X2 o1 y
铁棺里的死尸就趴在车后面的挡风玻璃上,咣咣咣的敲玻璃。7 [: M! g2 ~, ]+ h7 t. b
老张也管不得什么下雨下冰雹了,下刀子也得跑了。拽上睡得正香的小杨,下车就朝山下狂奔。; G. E9 p8 e5 K% I+ A
小杨一问,才知道车上撞邪了。两人在西峪村里找了个人家,一直呆到第二天中午,又相跟了几个年轻后生才敢回去取车。# {% e3 N9 J  [* i# K2 f$ y) @
可到了之后,车上的棺材,死人,都不见了。8 U) t, e" J# e( f5 _* m5 s
就剩一辆空车,别人笑二人睡觉睡蒙了,有了幻觉。6 u1 Z, W4 [( e
小杨也有点闹不清昨天晚上看见啥了,可等二人坐上车,扭头,才发现。& j: |( Z4 c1 ?% X
后玻璃没了,玻璃落了一座。
& j: K: R$ E: H5 ^回去以后,小杨跟王建新喝酒的时候聊过,说这辈子,就遇见过一次这球事。. V; S. F- }2 O/ F
到底几分真假,您自己判断。

! K! z; P. i# s* m3 V5 c7 ^0 D2 {
预知梦
! [0 o7 F% D: h  E2 s* _  w1 ]9 A2 G大家都做过梦,可谁某一天某个地点某件事,突然让你想起来,诶??这个场景在梦里出现过。6 G" Y7 z/ Q; I& S0 L: Y( C
这就是预知梦。! h3 p- p4 U% V  r+ u
古代说有的人可以在梦里预知人的旦夕祸福,甚至通阴阳鬼神。
: V* K! R5 Y/ [/ ~0 W6 e2 z这个我从考证,但我这位朋友的故事,绝对诡异。我这个朋友叫薇薇,大名叫王虹,初中同学,有一年夏天快暑假了,我看见他胳膊上带着一个黑袖套,我说这是啥,她说,她奶奶告诉她二姨快死了,让她们提前办丧事。0 c6 c  o- S$ D+ w
我问,你二姨啥病啊,这么严重呢。# y3 U7 P& H; R0 e
她笑了,说,我二姨比我都壮,今天还去菜市场给买了二斤肉,让我中午去他家吃饭呢。2 E5 M4 P" r. ^( Z% i! ]
我说,那你奶奶为啥?2 @  t9 M* |6 x8 }; w2 B9 D
嗨,我爸说老年人,可能年龄大了,瞎闹。
3 X# @+ }; A) I2 r6 A1 {我若有所思,又问,老人闹腾的我见过,但是没有人说拿自己亲人性命开玩笑的吧。
- ?1 P# T+ _6 R# I  k! E王虹叹了口气说,那倒是,我奶奶很疼二姨的,前几天她睡觉做梦,说梦见自己回老家收稻谷玉米了。
6 S( J; X7 K2 h; D; H' l$ ^全家人都在,大爷一家,我爸我妈,四叔一家。可就是找不到二姨去哪了。奶奶说,二姨不是偷懒的人,怎么找不到了呢,是不是提前下地收玉米去了?. n# \( O) M) D
然后就动员全家说,一起下地干活吧。( i% k7 d# G8 }5 r5 O
到了地里,奶奶还在想二姨的事,也没心情干活了,到处找。从地里一直找到河边,这时候,看见一个女人,坐在河边洗衣服,低着身子。
; {3 r% E* a4 a9 {奶奶看衣服特别像二姨,就过去准备问问。  n/ w; F2 n( j4 t$ ?% P
结果刚靠近,那个女人猛一下挺直身子,转过来说,我死的冤啊!& X% A) F, R* z
奶奶吓了一跳,因为这个女人穿着二姨的衣服,却没有头!声音是从腔子里传出来的,特别空洞。  H, t" A8 ]3 ?) H: V
奶奶一害怕,就醒了。4 F9 H+ m6 D% U# i9 d
我说,就凭个梦,就给你二姨办后事,你奶奶也真够迷信。; u3 d  g& c- X/ d* s2 G
王虹说,是啊,可后来他又说梦见二姨了,还是穿着那个花花衣服,没有脑袋,让奶奶给她料理好后事。本来这件事,我当好玩一听的,后来过了没俩月,王虹请了小十天假。" p8 g' |0 y1 o7 ?9 w% |4 j) m
老师说王虹的二姨过世了,后来王虹回来跟我说,她二姨在高速上发生了车祸,让一辆半挂从脑袋上碾了过去。
, N( @& t% I0 Q/ @' _整理遗体的时候都是找了个塑胶模特脑袋画了个模样给缝上去的。因为据她奶奶讲,人如果残缺着去了那边,是不能投胎的。1 F( }7 u# d" p) H* b* q! `1 U* W
预知梦说实话,我做过,而且不止一次,最频繁的时候三天两次。都是初中时候梦见的无关紧要的事,长大了某一天突然出现,科学家说是什么疲劳云云,我觉得这个理论站不住脚,因为他来的太真实。有时候感觉人的命运早就被安排好,我们不过是造物主手里的游戏卡罢了。
1 F* i; i* t- N8 u4 G4 {
不动的男人+ e2 k% g  U( S5 r! t+ O- Q
家住五矿的应该知道,那边之前吸毒的特别多,还发生过很多次诸如瘾君子为了筹集毒资抢劫的事。
6 P- A% l2 `# D. S5 x# W! z刘丽家住五矿,但是在赛鱼上班,平时回家除了坐个公交车,还要步行一大段山坡坡。) V7 y! E3 w5 k0 I% X
回家的坡路比较老旧,旁边都是些老建筑,但是中间位置修了一个厕所,方便坡上坡下的居民使用。# K$ h( m% J2 t/ l% o" g
在瘾君子频繁抢劫的那段日子,各家各户都对自己老娘们实施了特殊保护,同出同行,毕竟抢劫伤人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刘丽比较特殊,仗着身体结实,从来没让男人接送过。$ K0 a7 g! x8 F1 |
但是她也发现最近有点不同,每天晚上路过坡上厕所的时候,有个人影,就现在厕所围墙后面,一动不动,好像在观察来往的行人。
  f5 t* p$ r% R3 Y$ M" B一天,两天,三天,连续几天,同样时间,同样地点,同样的人影。
# ~; y: N, `/ T( @刘丽想知道这人在干嘛,所以有一天晚上他假装回家,走过后又偷偷返回来藏附近观察厕所那的人。七点,八点,九点。
# r+ Q; p5 h/ t4 f% v刘丽也够倔强,一直盯了三个小时,但是厕所里的人,一直没动过,也没人过来和他说过话。仿佛像空气一般被人无视。5 Y, x9 i0 n7 k. D- r) N; ~
后来实在太累了,刘丽就回家了。& Q6 r/ V4 B9 ^: o( s8 \3 o
之后每天这个人还是同样的时间站在厕所围墙里朝外看。, z; j, X; C4 Y8 i, P- r
刘丽有点发毛,觉得怪但又说不出为什么。大概十天,刘丽回家又路过坡上厕所,发现那个厕所墙后的人不见了,她如释重负,感觉这几天的一个心病终于散了。
0 r  ?+ O9 U2 ?$ `' z快到家的时候,刘丽表情僵住了。( L0 J& k4 H2 L4 c" y% K! I
因为厕所墙里的人,就站在他家对面。8 F0 P7 r& |1 i$ Z
这是一个男人,双眼无神,皮肤苍白,用她的话说,你晚上看他都能感觉他比周围的颜色亮,太白了!& o$ \: U. U# }' s3 i: A# g
这种形容很有意思。但刘丽心跳加快,有时候一个人可能没有直接伤害你,但潜在的危机更让人恐惧。刘丽老公正好在家,刘丽就把这事跟他老公说了。他老公听完笑着说,你管的着自己,还管的着别人放屁拉屎?爱站着就让他站着呗?就当给咱家看门了。" u4 O6 K' z3 o  N3 Y+ d1 ^- Z
刘丽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见男人站在他床边,一动不动盯着他,眼眶里是两个大窟窿。
又是好几天,男人每天准时八点出现在刘丽家对面,一动不动看着他家大门。7 [$ r" S, W, g8 T6 j2 [. z9 g7 Z( M
刘丽实在快受不了了。鼓起勇气过去问这男人,你天天站我家门口干甚!7 k9 U# B' W4 Q% q; Z/ b: r; C
男人没回答,跟个死人一样翻起白眼冲刘丽嘿嘿笑。刘丽被吓了一跳,骂了声神经病赶紧回家了。
, P! B9 v1 Y0 M$ ?一天夜里,刘丽十一点多起来上厕所,突然想起门外的男人,于是悄悄过去,想透过门缝看看他走了没。
) O* F7 A, m4 w% L0 ?, D1 _结果。
, v2 ]. |- f6 d' y6 c: o男人也在看她。$ I+ |# R3 o6 |* z6 L  u
脸对脸。刘丽吓了个半死,回去叫他老公,说那个神经病可能要撬门。
  D3 l6 \) ~% C7 k* g7 o+ i4 N她老公赶紧起来抄家伙准备大干一场。
& e2 w" V# G4 D0 c% G" ?& H拉开门,门外月朗星稀,人已经不见了。3 k# @3 _: j! `" i. v  e
第二天,刘丽因为受到惊吓,病了一个星期。
' b8 M3 x% D+ b从此,男人也再没出现过。
( p" |9 {! i1 k7 W9 z9 {: E3 I8 y7 Q你人生中有没有遇到过这么一个怪人呢?
) j$ B; A( i' L) j( Q% A
老狗2 V8 s; s$ i+ P- S4 R( e, T
朋友家有一只小时候捡的土狗叫毛毛。2 @4 j- q3 w3 v2 V0 c' [
养了十几年,特别聪明。+ L" m0 P7 }( {/ ?$ x2 L& d9 d4 L
有一天晚上去他家玩,他家狗也跟着出来了。' C: U! R# ^& Q* F/ B; }
但是特别怪,不管你怎么叫他,他就是不听话,你让他走东,他偏偏走西,死拽也拽不动。就在家附近转圈圈。  b* i+ {3 Y; E9 R
大概溜达了几圈,谁也没注意到,毛毛不见了。
) F* U1 k9 z/ f+ D. D! h! T- L朋友说没事,这狗认家。可能自己回去了。
! S7 U  m2 j, J9 _5 W可到家后发现毛毛没回来,朋友有点着急,就告诉了家人毛毛丢了。4 a) D' l% u9 j: q
朋友奶奶听了,说,丢之前,你们都干啥了。$ P5 }' R+ t' k6 H
朋友说,啥也没干啊,就是他今天特别不听话,到处乱跑,老围着楼转圈。
9 W( q4 {; o  f) Q% C1 A奶奶听完,叹了口气说,哎,这是毛毛知道自己快死了,准备找个地方去那边,他不让你跟着是怕家人知道了以后伤心,老狗和家人有感情了。7 N# h- A! ~; S. P0 ]: K
第二天全家出动,在附近一个草坑里找到了毛毛,已经死去多时。我是一个肉食爱好者,除了平时的猪羊牛,甚至各种昆虫,蚂蚱,蝉,蝎子,甲虫都吃过
1 Q, v% {# z& c" O5 {5 q/ H4 |, ~但唯独是不吃狗肉的,不是因为多么爱狗,总觉得狗这种动物对人的感觉很奇怪,难以言表,很多人对狗有特殊的感情,我也一样,莫名其妙,又无从说起
4 C) {6 b3 C3 \% r2 w, Z
手指(这个不是灵异事,但影响很深)
这是我一个叔叔的故事,95-99年,经常来我家带我下馆子,和我们家关系特别亲密,我那会还小,但这个故事,我一直都记得清楚。
- o( U1 a  N+ d+ Z, g/ v( d- F6 i5 e我这个叔叔叫曹建华,在我的心里,他是一个传奇人物。
5 s) r& L9 q& h) c是一个赌徒,也是一个玩转资本的天才。3 l9 [- ~3 H: K! _
90年代末,资源出口迎来春天,山西凭借煤炭暴富了一批又一批。
$ J6 P1 P9 f' U' X5 r我这个曹叔,也加入了煤炭革命,他本是南方人。后来为了发财选择了阳泉淘金。: P0 O- R, z  N+ _0 S
那时候阳泉有个响亮的名号,小上海。7 t5 n# Z8 \1 h
那时候四季春门口卖担担面的四川家,只有一辆小推车。之前有说,曹叔和我家关系亲密,不过后来99年出了点事卷钱跑路了。/ b; }% ]3 I" R& c7 M
一直到05年,有一天中午我爸跟我说,中午有人请吃饭,让去宝卿【现在变成移动了,应该是燕川前最火的饭店】。
7 {, D3 c6 ?- Q1 s3 }我挺高兴。下学早早就去了。
# M( [8 v7 h; z. j4 v) d! _一进大门就看见了曹叔,因为那时候他算是我的偶像。永远的米黄色西装,茶色眼镜,锃亮小牛皮鞋,绅士范儿十足。
6 U* }4 @1 d1 X5 v他也一眼认出我,过来拉住我的手说,都变大小伙子了,还认识我吗?
- Z, W9 }" p3 Z3 j; R$ P1 i/ v3 o5 m我嘿嘿傻笑说认识。4 K7 H3 ^$ }  N
他也乐了,认识我,还是认识过油肉。
8 `) |$ g) N" I: |我哈哈大笑,想起很多曾经的快乐的时光。曹叔很大方把所有贵的好的都点了一遍,虽然我觉得浪费,但馋虫还是勾的我难受。
& o) ?- Q# C# C' K0 f- a席间我吃的不亦乐乎,却注意到几年不见,曹叔改用左手夹菜了。
$ V" G$ V4 ^6 {+ d8 r6 u8 W我天真的问,曹叔,你怎么改左手拿筷子了,是在练右脑么。$ H; c; V" f) Y2 `- N2 v
我自以为能幽默一把,结果我爸脑瓜子给我一掌,这么多菜,堵不住你的嘴?
5 z! d0 Q+ C* }曹叔赶紧拉开我爸的手说,大哥何必呢,一点小事还动手打孩子!- {( ^- Y  L6 p. F7 _1 l
说着伸出右手给我看。; r: V2 h+ {. T' R7 Q, {' N. R/ `
我被吓了一跳。
, m- P& b5 J& b/ {3 u因为他的中指,食指都不见了,切口处圆圆的一圈肉,很突兀。我惊的说不出话,我爸我妈也有点难堪,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
! Y5 Q8 g7 Z7 N) h5 i+ R曹叔笑了笑说,大哥你不是想知道99年我去哪了吗,今天我就跟大家讲讲这两年的遭遇。
  q8 {2 G. W) s& n; t-6 Z( F  Y) ]. K
曹叔来阳泉以后,本来就多情潇洒的他自然少不了女人。+ D2 n+ X! A' X# ]
没多久就跟矿上一个叫梁晓玉的成了相好。- @, H6 S; s$ n) u4 H
这个梁晓玉,我小时候见过两次,曹叔带她去四季春请我们吃过几次饭。
7 [6 V9 V0 I" C! z好不好看,没多深印象了,长头发,瘦高个儿,挺有气质一女人。这个女的平时管记账出货,跟曹叔好了以后,就开始谋划弄点资源自己干。
' s) a% C% h# o& a- [8 A不过各方面关系不硬,想在矿产上做文章,是寸步难行。' |6 Z* a5 h8 j& ?# T
但他真的是一个资本天才,一开始靠挂靠煤矿矿,从银行贷款,然后再投资煤运,再贷款,压缩煤炭价格,收购小煤矿,贷款。循环再循环,很快他积累了一大笔本金。
0 @/ G$ X7 I) q3 j% D3 p' q可就在这个节骨眼,曹叔染上了赌博的毛病。
0 b; V, @' j1 d& G去了一趟澳门,输了个精光。之后为了翻本,曹叔借了不少高炮,结果当然还是越输越多。
) o0 }5 [$ x8 g  v赌博真的很神奇,不管你多聪明理智的一个人,一旦沉迷,就绝对不会醒。
7 w2 @! Z; |( D6 `在外面欠的债越来越多,讨债的也越来越多。
* l% @3 y$ f" J4 b终于有一天被梁晓玉发现了。
5 ~+ D( v, ]7 X7 A& ]曹叔说了实话。9 [' X1 d: b# H9 q( Q- x
梁晓玉听完气了个半死,但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实。" h+ c+ Q8 D2 G/ L
两人想重头再来,但很多开矿的巨头已经注意到破坏市场规则的曹建华。
/ v' G1 f# B4 p) H5 |+ I准备针对搞死他。% b4 p3 N6 |8 N$ o* b' A0 @
曹建华得知以后怕的要死,梁晓玉说,你别慌,我认识几个人,能帮你,但是,你必须把赌博的毛病戒了。
% {# {9 I: x8 I0 F* Z% i曹建华满口答应,说只要这事过去,我肯定戒。梁晓玉接着说,我去之前,你必须给我办一件事。. x. j$ ~+ K8 N" |, j' W
曹建华问,啥事,能做到的才算数!7 A& E; ]( }# @3 c
梁晓玉微微一笑,说,你肯定能办到。
- E/ z% A, |2 B5 W2 M( m( @. q说着扔给曹建华一把刀。
* P& _- N: B6 x0 \曹建华接过来吓了一跳,问,啥意思。8 n, M# j+ w8 L0 L
梁晓玉说,这算是咱们的承诺吧,我替你平了葛村的事,你再赌就把手切了!
) b5 A0 g1 _: e: D" \/ C. E曹建华一听,心放下来了,赶紧答应,没问题,我肯定改。
! s# X0 q; V# D8 ?& u/ \梁晓玉也没多计较,说,床柜里有几万块钱,你带上,去xx等我,两天后我没过来你就先走,我稍后再去找你。, O6 A& W* I" s+ Q& G
曹建华说,行,那你抓点紧,赌场那边最近也盯我盯的紧。曹叔到了约定的地方,等了两天没见梁晓玉来,心里知道出事了,但潜意识又侥幸,希望她没事# E& x6 ^! d' G0 n% P# v, R3 P6 k; T
所以曹建华找了个信得过的去打听,结果得知,梁晓玉为了给他拖延时间,让一个煤老板活活打死了。她说拿我这条命换曹建华的行不行。
7 L: g9 ~5 y! H  R- W' |. `1 f曹叔悲痛欲绝,但当时懦弱,又不敢去报仇,直接一口气跑去了老挝待了两年
! ]. v' ]1 g+ F9 r风头过去以后,才又回国做生意。! U4 @' y( [* y5 j+ Y
凭借头脑和为人处世的机灵,很快曹叔又赚了一大笔。
& G& x3 f. X7 T1 F但人有钱,就容易燥。/ y. j- N! W8 e, T6 o9 c! U
他的赌瘾又犯了。一开始在浙江一代赌输了几十万,后来又去广东赌,眼看越陷越深,又要走老路的时候,曹叔想起了梁晓玉给的那把刀。6 l* u3 |, A* y6 R' u3 o# P* v
他握着刀,翻来覆去。
9 s0 c3 R! P5 ?/ N. I不赌,那么多本怎么翻,就这么送了不甘心。赌,自己又没把握。
0 R. j6 T+ ?, Z5 z万一又走了旧路,逼不死自己也掉层皮。( q/ H% t$ R9 ]
越想越心烦,越想越乱。% N  c* \; `/ c, `. N- X" T& \
最后怒极的曹建华,拔出刀狠狠剁在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上。奇怪的是,刀切上去连皮都没破,曹叔奇怪,又用力砍了几下,结果刀断了,刀把掉了下来。
5 x% z9 K2 B* W6 _( l2 T曹叔拿着刀端详了一会,发现这是一把仿真刀,刀柄里藏着一张字条。
% T6 _1 K2 j6 _4 M打开上面写着几段话。$ v: l9 N' W' z( |0 @
“我可能这次去了再回不来了,没关系,希望你记住我,把他当做是我们的秘密。我很高兴你能看到我留给你最后的礼物。但也痛苦你看到我留下的这段话,因为这说明你恶习又犯了,如果你爱过我,就记住别再让爱你的人为你受伤。”曹叔陷入了深深地沉思,他对着梁晓玉留下的信,枯坐了两天,最后偷偷回到山西,找到了梁晓玉的坟。
5 n) o* q/ H) c2 o( Q3 v  H) o' U
再坟前,曹叔和梁晓玉的家人沉默了许久。
3 r2 ?. M. R% m1 S% D# l8 K. D突然曹叔掏出一把刀,朝自己手上砍去,梁晓玉父亲眼疾手快,一把拽住,但还是太快了,刀子改变了一点方向还是狠狠切了下去。) y4 r8 W. N/ [6 y
食指和中指瞬间断了。" q# g# y9 @9 r
梁晓玉父亲急问,你这是干甚??' b! u) v% X8 a4 q9 J6 w* [& c
曹叔咬着牙说,因为我欠她的!这是我们的承诺!曹叔,这个人,用我爸的话说,没点正形,就爱玩邪的,耍小聪明。但断指这事究竟是他自己切的,还是让赌场切的,看客们见仁见智吧。
7 m$ @6 ?) s: X! g
# l. j1 W8 i3 V) F' P
【 阳泉说 带你国学品新闻 】

* l' w" a8 ~+ |: f% G6 ^; V
" r3 l9 e6 W: Q2 z
- _& |- ^4 Z5 s; r: U: Q
! `, h( j% y7 Y1 C

3 n/ \$ r0 x) ^: d8 c

8 W" e/ y* C% H% c9 Z
3 e7 L* M/ V" t  {
3 H! y- o, l- U0 d

9 s  s- S& a- M, c- 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